情感故事

喝多了好几个男人上我,我和母亲在麦子地里干

作者:admin 2020-03-26 12:16:50 我要评论

乔斯年倒是一撒手什么都不管了,在医院里安安静静躺了两个月。

    可他呢?

    这段时间医院的检查报告都往他办公室里送,他还给乔斯年请了好几个专家。

    程遇之的眼底有几分冷漠,他是不是对乔斯年太好了点?

    他去楼下取了车,往市立医院开去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很好,阳光从倾斜的车玻璃上穿透进来,落在他温润平和的脸上,程遇之心如止水,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他不会见到乔斯年狼狈的样子,但这两个月他去医院看到躺在床上、插了仪器的乔斯年时,他才知道,这个男人……也有不堪一击的时候。

    乔斯年也是人,也是血肉之躯。

 &n

bsp;  程遇之向来心软,不管是对男人还是对女人。

    但凡不是十恶不赦的人,他都懒得计较他们的过去。

    乔斯年也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人,最根本的还是,他是那个傻姑娘爱过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,若非看在叶佳期的面子上,他是绝不会再搭理乔斯年的。

    如今他醒了,程遇之想,他得找个理由把他赶出纽约才是。乔斯年总在他眼皮子底下晃,让他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黑色的奔驰在阳光下穿梭而过,纽约街道两边的绿树都已经发芽,宛如新生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程遇之的车停在医院的地下停车场,他驾轻就熟地按了电梯,上了六楼。

    医院住院部的环境很不错,优雅僻静,没有噪音,楼道里充满了消毒药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病房的门没有关。

    程遇之还没有走进去就看到了乔斯年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站在窗口看向窗外,身形修长而瘦削,病号服穿在他的身上宽宽松松。

    乔斯年背对程遇之站着,手背上还贴着没有撕掉的胶布,手臂露出的部分更是一个又一个针孔,脚上则是一双随性的拖鞋。

    他高大的影子落在病房的地板上,茕茕孑立。

    程遇之看不清乔斯年的表情,他下意识皱紧眉头。

    而乔斯年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人在身后,他一双无神的眼睛看向远方,眼底是说不尽的深沉,好像一望无际的海洋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这深邃中,还有几分茫然。

    茫茫然,不知归途。

    “咚咚。”程遇之轻咳一声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乔斯年倒有几分警觉,皱着眉头转过身来,刀削般的容颜上没有什么表情,只用目光看了程遇之一眼。

    程遇之也看了看乔斯年——

    躺在床上两个多月,这个男人瘦了很多,那张原本就棱角分明的脸,此时更显得清瘦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谁的眼底都没有起波澜,格外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程遇之开口,“你睡了两个多月,躺在医院里的时候还是冬天,新年刚过。现在已经是春天。”

    “乔斯年,我不是医生,治不好你的伤。你如果有什么不舒服就找你的主治医师,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,不需要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乔斯年的长睫毛动了动,薄唇抿着,许久都没有开口,只是看着程遇之。

    病房里的气氛有几分微妙。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相关文章
  • 喝多了好几个男人上我,我和母亲在麦子地里干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,东京纯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