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妈妈永远的离开了,如何在手扣上抠图片

作者:admin 2020-03-05 12:03:06 我要评论

“你说既是恶人,不要动情,要绝情到底,我做到了。﹣菠∩萝∩小﹣说”

    “我尽力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我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杀你一次,现在你杀我一次,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扯平了。

    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吧。

    他为恶作邪,从未后悔,所以她不与他说对错。

    他寡情无心,从不宽容,所以他也不与她说回头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秦鱼,手掌忍不住抚住了她的脸颊,他眼里猩红,虚弱,似有泪光。

    看着她,想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想要问些什么。

    没说,也没问。

    看着她,想要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没做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想吻她一下。

    又放弃了。

    她都知道,却都没等到。

    他退出去了。

    心脏在剑刃再过了一遍。

    瞳孔开始幻灭。

    他倒下了。

    身体倒在冰块上的时候,沉闷响动,胸口却发出脆响。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从他怀里衣衫内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铃铛。

    它本是一挂坠,他把它从腰上取下,这样,它就不会因为他的移动或者比斗而发出声响。

    它藏在他心脏位置,一直温热。

    直到一把剑刺来,刺断它的链子,它在他倒下后,滚了出来...

    滚出来,脱离体温,瞬息染上冰霜,冻结。

    但厚重寒冷的冰块忽然开始融化,开始碎裂。

    因为他体内涌出的血。

    不再如往日阴寒冰冷。

    反而十分滚烫。

    为何?

    她认得这热血里面冒出的热气跟一个地方的焱气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焱池热流入体,与隐疾相冲。

    他为了尽力与她一战,毁寿了。

    其实本就活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秦鱼站在原地,握着干剑,垂目看着这一切,手指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眼看着整个冰块都要被蔓延融化融入寒流之水。

    上闻泠韫认不出呼唤:“秦鱼!”

    于此时,一直尽力躲藏而且躲得很成功的娇娇也呼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鱼!你特么

的快出来!”

    秦鱼回神,嘴蠢动了下,却无法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已死。

    在脚下冰块碎裂之时,秦鱼脚下一点,跳到半空,落在冰棱尖峰之上,看了一眼沉入寒流中的蔺珩一眼,还有落在他手边的一颗铃铛。

    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阳光来了。

    本是冰川寒雪境,何以无端落朝阳。

    这阳光,反而越发卓然显露了冰面上的血色。

    那一缕光坠落在站在高处的她身上。

    如斯璀璨。

    寒流中的蔺珩在最后死绝的瞬间,隔着冰水,见到了,她低头看他的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眼中也有泪。

    她无爱,却也并非生来不会痛。

    可再痛,她不能说。

    所以他永等不到她选他一回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大天宗死,蔺珩死,叶笙死,灵桓..灵桓也死了。

    他见叶笙在自己师傅拼命救治下也死去,笑了下,取了叶笙的剑,直接抹喉倒地。

    段流颤抖着手掌,抱住自己的两个徒弟,他知道,数百年了,终究要为当年的罪恶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惨痛无比的代价。

    死的不止这些人,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但现在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秦鱼目光一扫的时候,无人再动,包括早已插入战局的相府之人,璜宗浑身浴血,看了秦鱼一眼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带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的事,晚点再说。”

    秦鱼一跨步,抱起了早已瑟瑟发抖浑身毛发染霜的娇娇,内力输入,冰雪化开。

    娇娇温暖了,可他知道秦鱼的心是凉的。

    她不快乐。

    但秦鱼再无多言,两个跳跃后,一个后空翻,坠入冰壁之下。

    所有人大骇。

    璜宗也是错愕....然而下一秒。

    鹰啼。

    冰川深处,庞大飞鹰群体而飞,展翅如乌云。

    “冰川巨鹰?”

    璜宗看着传说中才有的冰川巨鹰飞过冰川之上的苍穹,往下...

    接住了秦鱼,然后盘旋往上。

    羽翼庞大,浩瀚而无双。

    也听到秦鱼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是对谁说的?灵妃知道是对自己说的,也知道是...

    管家听到了,挥了下手,众人全数停下。

    灵妃看着管家坐在了那把白麟剑身边。

    好生奇怪,白麟剑落下来的时候,就意味着蔺珩败了,也死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好像一点也不伤心,尤其是这个管家。

    反而还笑了下。

    只是笑着笑着,又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说不上来的一种气氛。

    灵妃转过脸,不再看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看久了会懂,懂太多的人,总不会快乐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者相争,必有一败,也往往伴随着必有一死。

    冰壁之上,结果如斯。

    冰壁之外,天奘平原之上。

    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越太初没死,洛瑟快死了。

    他一剑捅进了洛瑟的腹部。

    其实洛瑟是蛇宗,越太初实力还不到二流,如何能杀她?

    围攻而已。

    然后他抓住机会...却不想真的成功了。

    成功了也好。

    他不允许背叛,尤其是她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的。”越太初面无表情看着洛瑟。

    洛瑟一笑。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疯子?”越太初觉得这个女人是个疯子,他永远不懂她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阿,我是不是疯子你不知道,但你会发疯吧。亲手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越太初明白了,她是故意要让自己痛苦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越太初知道自己的心变硬了,变狠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,想要把她从怀里放下。

    但不能。

    她还拉着他的手到了被剑穿透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越太初。”

    越太初整个人一僵,呆呆看着她。

    然后...他几乎要疯了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三军对垒厮杀之外,有了意外。

    草原铁骑入关了。

    冰河王带着塞北草原部落大军顺着反军跟东黄军的路线杀入腹地,直达帝都之外的天奘平原。

    本来帝都大军实力尤有几分胜过两军,可若是草原铁骑加入。

    败!

    帝国会败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帝都之中,多少权贵们为这一战心惊肉跳,但不管是蔺珩胜还是越太初胜,都不算是最差的结果,可现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上闻遐迩愤怒之下把桌上的卷宗书册等都扫飞了。

    “河图王!他怎敢!怎敢带外域之人入关!他疯了吗?!!!”

    自家帝国内斗,不管如何总是中原族人,统治王权不会落入外域之人之手,可若是放任草原铁骑入关,就算有利益协议在前,万一对方狮子大开口或者乘势而起,决意夺帝国统治权,那到时候帝国得割地赔款,或者子民皆成奴隶!

    这怎可以!绝不可以!

    上闻遐迩气得拿了剑就要冲去战场,好说歹说被儿子们拉住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要是有炸药包,这老骨头一把就背起来去炸人了。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相关文章
  • 妈妈永远的离开了,如何在手扣上抠图片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,东京纯爱...